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我的广告

秋水文澜

 找回密码
 请点击此处中文注册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 
总共2291条微博

秋水文澜微博

查看: 40|回复: 1

[散文随笔] 回忆恩师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4-16 10:17:4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欢迎您注册光临原创文学论坛秋水文澜,感谢您的支持和参与!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请点击此处中文注册

x

李老师的背影

杜录林


李老师在30多年前给我们教写作课,那时候面相显老,讲课的时候不慌不忙,给当时的年轻大学生的印象就是一个老者,按当时大学生的想法,文学写作课这么慢,听不进去,80年代就是一个杨修年代,那时候的大学氛围就是海子北岛顾城等等这样的年代,所以说,李老师当时说,写作课,虽然乏味,但是,笔记还是要记得。当时石坝河的秋日,秋雨的宝鸡,谁记笔记呢,大都是高考结束了,吃了商品粮的大学生,胸前都学北大学生带上那么一个牌牌,炫耀的跟啥一样,中国西楚霸王的那么一种心态,大都把老师说的话不注意,可有可无,好像是耳边风,当时的大学生就是那么个样子,从秋天到秋天,记笔记的人不太多,打篮球胡逛马道巷,到石坝河一带看春色苹果园成了主流,大都是想着我毕业以后不写东西,教学挣工资的心态,所以写作课基本上成了姜太公钓鱼式的课程了,能听就听,不听也无所谓,李老师的写作课都高兴过关,师生之欢,凤翔人的大度,秦人的胸怀,就是好。几十年前的大学,学术自由,生活自由,教学问的老师大都明白,老师千里挑一,学生百里挑一,就是那么一种荀子所言,蓬生麻中,不扶而直,师生之间不用讲多少大道理,也是80年代大学的风气,就像北大清华大师时代一样,师生之间有一种天然的对接,我上我的课,你学你的学,师生之间是一个生命的综合体,师者如头脑,生者如手脚,一种天然良性的人生,学问,社会的绝佳组合,老师教书育人,学生写诗看名著。汉译名著与商务印书馆是神圣的中文宝典,欧美名著与汉译文学家的珠联璧合,才有罗玉君司汤达的【红与黑】,朱生豪与莎士比亚的【哈姆雷特】,朱光潜与黑格尔的【美学】,卢梭尼采伏尔泰托尔斯泰巴尔扎克拜伦雪莱,普希金莱蒙托夫谢甫琴科,巴黎圣母院拉伯雷但丁,塞万提斯大仲马果戈里梵高塞尚莫奈高更,德伯家的苔丝,上尉的女儿,伏尔加河上的纤夫,毕加索,泰戈尔,川端康成,阿拉伯的椰枣林,菲律宾的农场主,马克吐温,夹杂着干休所的茜茜公主乔榛比克丁洁纯的译制片,石坝河的流水,烽火厂的秋风,马道巷的烧烤,当时欧美流行式的衣服,学习文学,学了半年了,才听进去一句话,原来文学就是人学,基本上是全盘欧美化,做欧美睡梦。我们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,所以,89年我们坚决不去北京,去那干啥去呀,人生无凭,秦人的思维,吃谁的,喝谁的,枪杆子里面出政权,那是白说的吗。好的就是从小学到大学,个子太低,都是前排的学生,也是一种福气,看老师亲近,视力也好,把老师的牙缝都能看清楚。那时候,一分钱都不用花,现在想坐到坐前面的中间位置,对不起,掏钱吧。也用一下木心的从前慢,从前慢,我们没有好好听李老师的课,现在快,想再听,人已经同时不能同时踏进石坝河的流水了,古希腊学派的人所说,太阳每天都是新的。老师爱学生,学生爱卢梭伏尔泰雨果,80年代大学生的思想错位,都想做欧美梦,一走了之,就没有考虑哲学家的问题,当你进入诗经里面的【揹风】,状态,怎么处理,鲁迅说的的好,文学属于少年儿童青年,教学生属于中老年人,30多年前,李老师正是半老之年,坐着那么一个校车,在风雨之中,在南院【石坝河】与北院长寿山下奔波吗,为了啥,为了中文系能有所作为,如果,你们写不出来了,我就写吧,写的书,好,内容就像西凤酒,越久越好,越久越香。


几十年的生活,风雨沧桑,李老师没有老,我们老了,老的世故,老的急忙,老的不可思议。也是现在的社会状况,父未衰而子先衰,人生没有回头路,啊你当时不听我的课,现在凤翔人是凉人吗,不可能的事情,官场可以逢场作戏,学问有了就有,没有了也就没有,知识学问是日积月累的事情,不是于丹式的,我们的两个李老师,很实际的教授,庙不在小,有神则灵,想当年,李思民老师风尘仆仆游离于长寿山与石坝河之间,谁能想到红柯与宁银芳,不会想的,如今红柯走了,写死了,宁银芳还在写,难道说不好吗,爱写的人,就是那么写,死了就死了,就是那么个写作的命。路遥与红柯就可以说明一些问题,延安大学宝鸡师院也不是啥多么有名的大学,但是,中文系就可以异军突起,应该感恩于我们的写作老师,宝鸡师院出了作家,不可能忘记石坝河的写作课吧。宝鸡师院的写作课,李老师给了我们满分,红柯基本上也得了满分,难道说不是我们的愉快。延安大学以路遥而闻名,宝鸡师院因红柯而闻名,宝鸡师院的写作课,我认为以李老师闻名,估计是对的。80年代的那么一个黑包包,时髦教授,在宝鸡就是那样,就像现在流行的几万元的包包,知识无价呀,想起那时候老师的黑包包,我们,在坐17路都恓惶呢,在石坝河的秋雨之中,我们想起了谁,记忆里留下了谁,留给了岁月,石坝河就是宝鸡的巴黎圣母院,也许,好多人不懂,多少人的劳力,比起来那么一个湖南的臭豆腐与北京摇摇欲坠的八王府,是否应该思考,这些,是清朝人的鬼事,我们何必不好好听李老师的课呢。


在这么一个漫长的师徒分离过程之中,老师忙,学生也忙,互不相说,互不问候,神交而已,基于学生好好干,老师不求于你们,就是一种境界呀。到现在明白了,石坝河的秋色,干休所的夜晚,184的电影,最是回忆那一年秋雨的宝鸡师院班车的背影,老师坐的车,我那时候是以一个学生偶尔看到的,我们凤翔人,就是不一样,凤翔人是秦始皇他先人,对不对,对的,我老师就是凤翔人。憨厚,老实,爱学问,不急不慢,去者去之,来着来之,就是秦人雍城建都不足百年,
待续













上一篇:月季赞
下一篇:【笑山荡溪散文】烽火台和褒姒的心结
您的精彩点评是对我们最大的鼓励 www.hbqswl.com
发表于 2018-4-16 15:10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老师教出来的学生都这么出色,一定是个好老师。
您的精彩点评是对我们最大的鼓励 www.hbqswl.com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手机版|秋水文澜 ( 豫ICP备12012621号秋水文澜会员群

GMT+8, 2018-4-26 23:22 , Processed in 0.051082 second(s), 2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